閱讀  悅讀

   最近同事一大堆人考上博士班,真讓人心頭一驚,我是不是也該去進修?雖然我很清楚自己是有心無力,因唸研究所吃了一些苦頭(所以發過“到此為止”的誓),但人常會迷失在「別人有,我怎能沒有?」(因為對自己沒信心,怕比不上別人),所以心裡確實波動了一陣子。一日,與某資深同事聊到最近所讀的書,這位前輩有感而發的說,「到我這個年紀,我只想看自己想看的書,做自己有興趣的事,人生本來就是多樣面向。」這話如醍醐灌頂,一掃幾日的憂愁,也解開盲點。(純粹的閱讀,持續且專心的做一件事,也是一種學問呀!)

   沒錯,閱讀本身就應該是“悅讀”啊!如果自己沒有能耐,或是有違本身興趣,去強求一個學位的意義是在那?我們不也時常聽到無法堅持完成學業或是讀到“起肖”的個案嗎?(我在酸葡萄嗎?還是在為自己的無能狡辯?)今日的重點其實不在此,而是想分享一下閱讀的樂趣啦!(扯太遠都模糊焦點了)我很慶幸當年考大學時選擇了一個自己還不討厭的科系(雖然第一志願是外文系),從小我就喜歡閱讀,雖不見得讀些啥世界名著或經典大作,但是閱讀能沉澱焦慮燥動的心靈,閱讀能開啟智慧門,閱讀能療傷止痛!閱讀是一件簡單且隨時可進行的活動(不像打球,需要球友),閱讀是另類的交友模式,經由文字陳述,便可與作者的心靈連結相通,這個朋友永遠靜靜的支持我,也不曾因為我的冷落而離去,只要我需要她,她是隨call隨到的知己(我依賴閱讀有沒有可能是沒朋友的關係,吼,危險喔)。在這人情疏離、互信淡薄的年代裡,「書」就是就好的夥伴。

    單純的“悅讀”真的很過癮,這與唸研究所趕報告趕論文的感覺差太多,當時提論文時,我很想寫一個自己喜愛的主題,但是教授有他的考量,所以我寫了一個自己不甚熟悉的範疇(相信這是許多研究生共同的心聲),在很短的時間中要去消化一堆資料,然後寫出十萬字以上的論文,實在是一件沉重的負擔(雖完成了卻令人不太滿意)。這樣的閱讀方式,讓我消化不良,腹脹難忍(表飛鳴吃得兇咧!不好笑?),但壓力使人成長,我的視野也因而寬廣許多。不過,我更喜歡現在的“悅讀”,沒了緊迫的報告要做,讓我得以沉浸在美妙的文學世界,盡情反覆咀嚼或陷溺書中情境,隨著作者筆端到處遨遊。我不必被迫在短暫的時間內去讀很硬的書(或是當時情緒根本不適合),可以廢寢忘食卻甘之如飴,這就是“悅讀”!“悅讀”也是一種心情的反應,當壓力很大時,來點輕鬆的小品,有適時減壓的功效;當心靈日漸沉淪,就找些文學經典或大部頭書來「力挽狂瀾」;心情低落時就看看笑話集也不賴;搭車無聊時看看口袋書,打發時間之餘也充實一些知識。閱讀的重點不在“炫耀”或“比賽”,勉強自己讀一些頻率不對的書,實在有失風雅(如我這大麻瓜,硬要我看哈利波特,真是要我命)。所以在對的時間和心情,看適合的書才能體會“悅讀”的樂趣,也才能有持續閱讀的動力!

   但我真覺可惜的是,愛徒們愈來愈不愛看書了,嫌字太多、內容沉悶無趣、圖案太少、不好笑(是不是諧星老師太搞笑,害得大家愛吃重口味),至於古典文學就更不用說了,(全是些死人骨頭?還叫我們要背,以後用得到嗎?)所以紅樓夢中的寶玉和黛玉同是女性,連「曹雪芹」也被拖下水(硬說他是女的,因為名字娘氣很重),那金瓶梅的故事是跟遊戲軟體學的,「笑笑生」是畫那一本漫畫的作者(名字太好笑應該是卡通人物)?我不是抱怨愛徒程度差不愛看書,而是我們的社會有太多混淆試聽的事,讓學子們無法專心在“閱讀”這件事上,太多細碎無益的事剝奪年輕單純的心靈,他們被迫吸收一些沒有營養的事(因為同儕間需有討論的話題)。可惜啊!

套句方文山說的話:「閱讀是一件高投資報酬率的事,只需花少少的錢,就可以吸取別人嘔心瀝血之作,真的很划算。」這話說的可經典了!不如就這樣吧,愛徒們可以先從方文山的新作《中國風》《青花瓷》展開閱讀之旅喔,偶像的話應該比我這大嬸說的中用吧!希望這些社會上有聲望的人能多鼓勵大家閱讀文學作品,讓我們的學子有一個豐富美好的成長記憶吧!

全站熱搜

玫瑰小丸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