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時    聽到稱配偶為"另一半"   覺得實在俗擱有力

更不屑將這稱呼用在自己身上   (好歹也來個  寶貝  蜂蜜  甜心之類的)

然  年紀漸長  婚姻生活多年   漸漸悟出"另一半"的真義

 

若將身形從鼻樑畫開  左邊右邊就是對方的"另一半"

身體的另一半通常扮演著啥角色

 

右手不小心撞到東西時  左手會下意識的前去呼呼秀秀  

右腳扭到   左腳會自動承擔大部份重量    無怨無悔拖著右腳走

左眼進了沙子  只好有勞右眼幫忙多觀照

左鼻孔突地塞住   只好偏勞右鼻孔多吸點空氣  以維繫生命

 

小戰之於我   還真是不可或缺的"另一半"

開心時    我急切找他來分享

難過時    我依賴他溫暖厚實的肩膀

害怕時     我需要他這顆鎮定劑

(爆胎時    我只會呼叫他   此句冷掉了)

 

如果  我的

左手不挺右手   左腳不幫右腳  

右眼要左眼自己"看著辦"   右鼻對左鼻說就當"練憋氣"吧

那好好一個人   不就變成"半身不遂"了

 

原來  夫妻互為另一半    是如此貼切具深意

今後我會    善待"另一半"    珍愛"另一半"   疼惜"另一半"

因為沒了這一半   玫瑰就不會是玫瑰了

 

小戰  謝謝你始終寶貝著你的"另一半" 

 

 

全站熱搜

玫瑰小丸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