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8_122448_mh1426762403933

 宋祁<玉樓春>中的經典名句   紅杏枝頭春意鬧

我雖沒見過"紅杏出牆"(本意)的盛況  

但從二林家門口望向學校的這一眼

立馬讓我想起這詩句

這茂盛如雪的苦楝    不正是春意盎然的最佳代言??

 

20150318_122516

苦楝這植物  一直到近幾年開始拿相機才識得

雖說   早已拜讀過周芬伶老師的<苦楝日>一文

但我常患的毛病是   死讀書   就是懂文字不見得要知其物@@

20150318_122647_mh1426762284405

 

阿母一直指導我的拍攝角度

說是要在二林事件紀念館的小平台拍出來   最能展現這苦楝的絕美風姿

不知道  若拿單眼拍會不會更好~~懊惱~

20150318_122657_mh1426762263720

後來之所以對苦楝有感

除了讀過周老師的大作和見證到它低調的迷人風雅

最大的原因是   這高大壯碩的苦楝是出自我家老爹的綠手指

 

想必老爹是以養育栽培愛女我的心情   在呵護拉拔這苦楝吧

而苦楝竟比我貼心懂事    以如此枝繁葉茂之景回報老爹  

不知老爹可有"人不如樹"之嘆~

 20150318_122504

不見得要數大    單株也絕美

不是嗎???

 

 

 

 

20150318_122538

苦楝樹下   傳來淡雅清香

名字雖苦(很多作家很愛用這梗   如苦苓之筆名也源自於此)

卻綻放著吃苦當吃補後的驚豔

 

以致於這樹  似乎又多了些堅忍不拔的正面意象   

20150318_122613_mh1426762306984  

常覺得  二林是姥姥不愛舅舅不疼的老二

王功有漁火節   溪州有費茲洛公園  ....................

 

二林不是只有葡萄美酒

 

光我家門口的天主堂  以及二林國小的這一角(百年禮堂  蔗農事件紀念館   絕美苦楝樹)

我都可以推一台行動咖啡館了

它可以很文青啊

 

真的真的   很想邀你來二林玩   

真想告訴你   二林除了剽悍民風和黑道故事   還有很多這些和其它.............................

 

 

附註   周芬伶之<苦楝日>


女人身體的老去意味著性魅力的消失。那草原的清香、牛乳的芳香和母體的幽香離她漸漸遠去。只有在某個怔忡的時刻,那從她身體含納而入的人身和分裂的人身,仍不斷在呼喚她的名字。而她已記不清他們的名字,不記得也不重要,她已決心一一釋放他們,讓自己得到徹底的自由。
老去的女人不再需要逃避男人的注視,不再需要層層包裹自己的身體。她記得小時候,許多老去的女人就在家門口水溝邊,赤裸著上身清洗她們的身體,皮膚像被車輪輾過的糟泥巴,顯現強而有力的刻紋和敤點,下垂如袋的乳房,每個老去的女人都是一個樣子,回到某種平等、自由和愛。
不用再忍受生育與月經的痛苦,不用嫉妒其他的女人,也不用再與世界爭
鬥,因為歲月讓一切下垂與下降,而你只有用自己的智慧上升。老女人的智慧是頑童般的俏皮與狡點,她擅長迴避直接的質詢與爭鬥,以困惑無辜的表情抵擋所有的是非,她的眼光與舌頭變得更為尖冺,因為要隨時陎對年輕人的輕侮。只有在很少的時刻她露出慈祥的表情,許多人以為那是老年人的寬容,事實上,那是被釋放之後與生命和解的態度。
她從此可以放心地在曠野上行走,在男人堆裡橫眉冷視。沒有人會再搶奪她的美色與肉體,因為她早已一一將它們釋放。
她的祖母就是這樣,七十幾歲了,無論到哪裡去都要動用自己的雙腿,熱中各種旅遊計畫,她對吃更講究,採集各種養生的藥草,研製健康食品。她更喜歡園藝和養動物,女人天生與植物花草接近,年輕時愛花草只為愛美,年老時愛花草,只為享受栽種與植物生長的喜樂,草木的死死生生那樣的自然容易,令老去的女人內心感到安慰,原來死去也可以這麼自然美麗。
她的祖母的死去就像一棵樹木的倒塌,有一天她摔倒在地上,就再也沒有爬起來過。她注視祖母業已平靜的肉體,臉上露出嬰兒般的笑靨,她彷彿看到祖母走進深密的叢林中,在草原的那一端隱沒,那裡有一顆星星亮了又暗了,她回到生命的初始而非歸入生命的終結。
近年她漸漸感到身體有了秋意,肌膚呈現樹木的紋理,並散發苦楝樹的果實氣味,生命多麼甜蜜又多麼憂傷,她迎風而立,臉上展露神秘的笑容。
(選自周芬伶著《汝色》,二魚出版社,二○○二年出版)

 

全站熱搜

玫瑰小丸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